返回
頂部

修改密碼

首頁 > 新聞 > 時政 > 正文
瞭望 | 5/13——13名中共一大參會者中,5位出自這個“不服周”的省份

+1

-1

收藏

+1

-1

點贊0

評論0

“我爺爺曾總結自己的性格,一是打抱不平,二是吃得起虧,三是要幹就幹到底。”在董紹壬的眼中,正是董必武所代表的湖北人身上的堅韌品質推動了這一批進步知識分子走上革命道路,救國圖存

陳潭秋犧牲的消息長時間不為人所知。直到1945年,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陳潭秋還被推選為中央委員。代表們沒想到,陳潭秋早已在一年多前為革命事業而獻身

堅強的黨性和遠大的理想事關一個人的基本信仰。只有那些不但具有崇高理想而且又具有堅定信念的人,才能經受任何艱難曲折的考驗,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向勝利,到達輝煌的頂點

文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唐衞彬 李鵬翔 梁建強 王斯班

1921年7月23日,上海的空氣悶熱,似乎孕育着一場雷暴。

在法租界望志路的一棟青磚小樓裏,一羣青年圍坐桌旁。他們滿懷理想豪情,在國家和民族的危難關頭挺身而出,矢志改變中國的面貌。他們代表着當時全國50多名黨員聚集於此,舉行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13名中共一大會議出席者中,湖北籍佔了5席,分別是董必武、陳潭秋、李漢俊、劉仁靜、包惠僧。在漫長的革命征程中,這5位湖北籍參會者,有人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開國大典,成為黨和國家的領導人;有人血灑刑場,為自己的信仰英勇獻身;有人則離開隊伍,走上曲折的人生道路。

大浪淘沙,始見真金璀璨;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

6月1日拍攝的中共一大會址   劉穎攝/本刊

革命火種,在荊楚大地孕育

5/13——來自湖北籍參會者在全國省份中佔比最高,這一現象絕非偶然。

“首先有人為的因素。馬克思主義在湖北傳播過程中,李漢俊起到了引領作用。”董必武之孫、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會長董紹壬認為,正是李漢俊作為馬克思主義道路上的先行者,帶動了一批有志於改變舊中國面貌的志士加入革命隊伍。

1904年,年僅14歲的李漢俊離開家鄉湖北潛江東渡日本求學。旅日期間,他研讀馬克思主義經典原著,接受了紅色啓蒙。

1919年春,李漢俊回國,從事著述和翻譯工作,積極宣傳馬克思主義。是年,董必武來到上海,恰與李漢俊比鄰而居。李漢俊給他講述俄國十月革命,介紹《馬克思主義入門》《政治經濟學入門》等著作。董必武在後來的回憶中,稱其為“我的馬克思主義老師”。在初步接觸共產主義後,董必武回到武漢,通過辦學進一步播撒革命思想。

時勢,造就英雄;英雄,引領時代。

武漢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陳國清認為,除了李漢俊的個人求索之外,湖北的政治、文化、經濟和地域條件也對革命者的成長有着決定性影響。

“荊楚大地積澱了人心思讀、求學救國以及追求新文化、新科學的文化氛圍。”陳國清介紹説,秉持興師重教的傳統,湖北又是全國最早的通商省份,這裏便成為新舊文化、東西文化風雲際會之所。董必武、陳潭秋通過開辦學校播撒革命星火,劉仁靜、包惠僧亦是通過不懈求學,接觸到了陳獨秀、李大釗等中國馬克思主義先行者。

紅色的土地,孕育時代英才。1920年3月,由董必武等人艱難創立的私立武漢中學校正式開始招生。董必武、陳潭秋、李漢俊,都曾在這裏授課。

在早期革命家的影響下,私立武漢中學校成為培養革命骨幹的搖籃。據統計,學校教師中有五位成為武漢共產主義小組的成員;在1927年冬爆發的鄂東“黃麻起義”總指揮部的10名領導人中就有5人畢業於私立武漢中學校。

與求學救國氛圍相交融的,還有湖北地區悠久的革命傳統。歷史上,楚人就有“不服周”的性格特徵,埋葬封建帝制的辛亥革命號角也在此吹響。

“我爺爺曾總結自己的性格,一是打抱不平,二是吃得起虧,三是要幹就幹到底。”在董紹壬的眼中,正是董必武所代表的湖北人身上的堅韌品質推動了這一批進步知識分子走上革命道路,救國圖存。

這是有着百年校史的武漢中學(原私立武漢中學校),董必武、陳潭秋、李漢俊,都曾在這裏授課   餘國慶攝/本刊

道路抉擇,大浪淘沙見浮沉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

歷史,見證並記錄着不同時刻的不同選擇。

曾經一同開會的五位湖北人,在當時極端惡劣的環境以及複雜的國際國內形勢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人生命運迥異。

董必武從投身辛亥革命到信仰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卓越的無產階級革命家、黨和國家的傑出領導人。他是唯一與毛澤東一起參加了黨的一大,又同時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開國大典的領導人。

他總是把自己視為人民公僕,以黨和人民的“老牛”自勉。他常説:“我們的黨是為羣眾利益服務的,如果不為羣眾服務,還要組織共產黨幹什麼?”他曾賦詩明志:“革命原非為個人,支持羣眾得翻身。”

陳潭秋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傑出的共產主義戰士。1942年9月17日,陳潭秋被捕。敵人對他施以酷刑,逼迫他“脱黨”,他拒不屈服。1943年9月27日,陳潭秋被祕密殺害於獄中,時年47歲。

陳潭秋犧牲的消息長時間不為人所知。直到1945年,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陳潭秋還被推選為中央委員。代表們沒想到,陳潭秋早已在一年多前為革命事業而獻身。

李漢俊是永遠值得黨和人民懷念和敬仰的黨史人物。1952年8月,為李漢俊同志家屬簽署的“革命犧牲工作人員家屬光榮紀念證”上,寫着這樣一句話——“李漢俊同志在大革命中光榮犧牲,豐功偉績永垂不朽!”

包惠僧和劉仁靜,則在艱難曲折的奮鬥歷程中,人生的航船一度偏離航向。

大革命失敗後,包惠僧誤入歧途,直到新中國成立後復歸。1949年11月,他回到北京。在華北人民革命大學政治研究院學習畢業後,歷任內務部研究員、參事。1957年4月起任國務院參事。

劉仁靜1929年因參加“託派”活動,被開除出黨。新中國成立後,經過學習改造,他被安排到人民出版社工作。後任國務院參事。

“共產黨對我仁至義盡,不管我犯了多大的錯誤,還是沒有拋棄我,給了我生活的出路。”晚年的劉仁靜,曾這樣感慨。

中共一大代表、黨的創始人之一——陳潭秋

董必武同志1949年9月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作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草案的特點”的報告   攝影/本刊

初心使命,引領征程留下時代啓示

不同的道路選擇,正是對於黨性和初心的直接檢驗。

風雨如磐的歲月中,作為一名共產黨員,能否秉持革命信仰,能否矢志不渝追求理想、堅定不移跟黨走,關乎個人的命運浮沉。

“堅強的黨性和遠大的理想事關一個人的基本信仰。只有那些不但具有崇高理想而且又具有堅定信念的人,才能經受任何艱難曲折的考驗,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向勝利,到達輝煌的頂點。”陳國清説。

逆水行舟,一篙不可放緩;滴水穿石,一滴不可棄滯。革命事業正是如此。

“共產主義事業是一股奔湧向前的歷史洪流,要歷經多個發展階段,在實踐中會遇到許許多多黨內、黨外重大的鬥爭以及挫折和磨難。”曾擔任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主任的王性初認為,這種長期性、艱鉅性和複雜性就需要每一個共產黨員在主觀上自入黨那天起,伴隨着工作與實踐,樹立起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嚴格遵守黨的紀律,要真正具備共產黨人的綜合素質,經得起生與死、名與利等考驗。否則,在歷史進程中就會落伍,甚至走向歷史的反面。

“按照上述觀點去考察中共一大的湖北籍參會者為何成為不同類型的黨史人物,答案就十分明晰了。”王性初説。

陳國清認為:“每一個投身革命事業的人,必須要記住前路漫漫。要有堅定的政治定力,不忘初心,牢記自己的歷史使命。困難和逆境時不消沉不動搖。”

信仰,引領征程;初心,燭照未來。

如今,在武漢洪山廣場的蒼松翠柏之中,董必武的銅像巍然挺立。那是他105週年誕辰之際,家鄉人民為紀念他而豎立。

他在生前留下的最後一部詩作《九十初度》中寫下的話,依舊時刻昭示後人——“遵從馬列無不勝,深信前途會伐柯。”

評論
已有0條評論
0/150
提交
相關推薦
今日要聞
換一批
熱點排行